<rp id="oki2j"><ruby id="oki2j"><input id="oki2j"></input></ruby></rp>
    <button id="oki2j"></button>
    1. 收藏圖鑒 用文字釋義,用圖片說話

      金投微信
      金投網官方微信 掃一掃,用微信瀏覽
      您的當前位置:收藏首頁 > 收藏圖鑒 > 文獻圖鑒
      責任編輯:wujinghua

      富春山居圖

      富春山居圖是元朝的書畫,畫家黃公望為鄭樗(別號:無用師)所繪,以浙江富春江為背景,全圖用墨淡雅,山和水的布置疏密得當,墨色濃淡干濕并用,極富于變化,是黃公望的代表作,被稱為“中國十大傳世名畫”之一。明朝末年傳到收藏家吳洪裕手中,吳洪裕極為喜愛此畫,甚至在臨死前下令將此畫焚燒殉葬,被吳洪裕的侄子從火中搶救出,但此時畫已被燒成一大一小兩段。較長的后段稱《無用師卷》,現藏臺北故宮博物院;前段稱《剩山圖》,現收藏于浙江省博物館。在中國國務院前總理溫家寶先生的決定下,《富春山居圖》2011年6月在臺灣臺北故宮博物院展出。

      中文名:富春山居圖 年 代:元代
      現 藏:臺幣故宮博物院 作 者:黃公望

      1《富春山居圖》簡介

      《富春山居圖》始作于元至正七年(1347),至正十年完成,是大畫家黃公望82歲時為無用師和尚所繪,以浙江富春江為背景,是黃公望的代表作。暇日始于山居南樓援筆作此長卷。黃公望晚年作品追求神采,氣韻,將詩,書,畫融為一體,不重形似,筆法簡練精到,筆意深遠蒼茫,峰巒渾厚,氣勢雄秀。

      《富春山居圖》簡介

      《富春山居圖》長639.9厘米,高33厘米,用水墨技法描繪富春江一帶的初秋景色。

      全圖用墨淡雅,山和水布置疏密得當,墨色濃淡干濕并用,極富于變化,用時六至七年才畫成,是黃公望最花心血的作品。清初畫家惲壽平在贊賞此圖時說,“凡數十峰,一封一狀,數百樹,一樹一態,雄秀蒼茫,變化極矣”。這幅作品在元代文人中,的確是一幅從真山真水中提煉概括出來的杰作,畫被推為黃公望的“第一神品”。

      明朝末年,《富春山居圖》傳到收藏家吳洪裕手中,吳洪裕極為喜愛此畫,每天不思茶飯、觀賞臨摹。

      臨死前,他下令將此畫焚燒殉葬,虧得吳洪裕的侄子從火中把它搶救出來,但畫已燒成一大一小兩段,前段較小,只有51.4厘米,因畫中正好有一山一水一丘一壑之景,定名為《剩山圖》,流落民間;后段畫幅較長,大約有636厘米,現通稱為《無用師卷》。

      乾隆年間,一幅《無用師卷》被征入宮,乾隆皇帝愛不釋手,但隔年,又一幅《無用師卷》入宮。

      前者稱《子明卷》,是后人偽造,后者是《無用師卷》,才是黃公望的真跡。

      但乾隆皇帝認定《子明卷》為真,并在假畫上加蓋玉璽,還和大臣在留白處賦詩題詞,將真跡當贗品處理。直到近代才被學者翻案,認為是乾隆皇帝搞錯了。后被清廷收藏。

      1933年,為避日軍戰火浩劫,《無用師卷》隨故宮重要文物南遷,15年輾轉過四川、貴州、南京,最終被運至臺灣,藏于臺北故宮博物院。而《剩山圖》也在幾經流離后,于1956年走進浙江省博物館,成為浙博的“鎮館之寶”。

      2富春山居圖作者介紹

      黃公望(1269~1354)中國元代畫家,書法家,元四家之一。本姓陸,名堅,漢族,平江常熟人氏;后過繼永嘉黃氏為義子,因改姓名,字子久,號一峰,后入 “全真教”,又叫大癡道人等。關于他名與字的來歷,頗有趣味。因黃公望父親得子后,友人來賀,說:“黃公望子久矣!”,因而黃父為其取名作“公望”。

      富春山居圖_富春山居圖簡介_富春山居圖賞析_富春山居圖價值

      曾做過小吏,因受累入獄,出獄后隱居江湖,入道教全真派。工書法,善詩詞、散曲,頗有成就,50歲后始畫山水,師法趙孟頫、董源、巨然、荊浩、關仝、李成等,晚年大變其法,自成一家。其畫注重師法造化,常攜帶紙筆描繪虞山、三泖、九峰、富春江等地的自然勝景。以書法中的草籀筆法入畫,有水墨、淺絳兩種面貌,筆墨簡遠逸邁,風格蒼勁高曠,氣勢雄秀。黃公望的繪畫在元末明清及近代影響極大,畫史將他與吳鎮、倪瓚、王蒙合稱元四家。著《山水訣》,闡述畫理、畫法及布局、意境等。有《富春山居圖》、《九峰雪霽圖》、《丹崖玉樹圖》、《天池石壁圖》、《溪山雨意圖》、《剡溪訪戴圖》、《富春大嶺圖》等傳世。黃公望的山水畫,很多創作于70歲以后,在富春江畔創作的《富春山居圖》,長636.9厘米,高33厘米,用水墨技法描繪中國南方富春江一帶的秋天景色。在構思時,他跑遍了春江兩岸,用六、七年時間才畫成,畫面表現出秀潤淡雅的風貌,氣度不凡。他在創作風格上主張學習前人,并提出見到好山好水就隨時寫生,不被動繪畫創作。 作為地位顯赫的富貴文人畫家,王原祁更關注純真的繪畫語言,他"為藝術而藝術"的迷狂心態,值得后人學習。

      黃公望和吳鎮、倪瓚、王蒙并稱為 “元四家”,是元代的著名畫家,其中倪瓚和王蒙都曾向他請教過,他的畫風對宋代以來的畫法有創新,對明清的山水畫發展有很大影響。明代評論家王世貞評論說他的畫法“無筆不靈,無筆不趣,于宋法之外,又開生面?!鄙剿嬘凇按蟀V、黃鶴(王蒙)又一變也?!?/p>

      《富春山居圖》足以代表他一生繪畫的最高成就。圖為長卷,縱僅33厘米,橫636.9厘米,山峰起伏,林巒蜿蜒,平崗連綿,江水如鏡,境界開闊遼遠,雄秀蒼莽,簡潔清潤。凡數十峰,一峰一狀;數百樹,一樹一態;變化無窮。其山或濃或淡,都以干而枯的筆勾皴,疏朗簡秀,清爽瀟灑,遠山及洲渚以淡墨抹出,略見筆痕。水紋用濃枯墨勾寫,偶加淡墨復勾。樹干或兩筆寫出,或沒骨寫出,樹葉或橫點,或豎點,或斜點,勾寫松針,或干墨,或濕墨,或枯筆。山和水全以干枯的線條寫出,無大筆的墨,惟樹葉有濃墨、濕墨,顯得山淡樹濃。遠處的樹有以濃墨點后再點以淡墨,皆隨意而柔和。雖師出董巨,又超出董巨,把趙孟頫在《水村圖》、《鵲華秋色圖》、《雙松平遠圖》中所創造的新法又推向一個高峰,自出一格。 黃公望題《富春山居圖》

      元畫的特殊面貌和中國山水畫的又一次變法賴此得以完成。元畫的抒情性也全見于此卷。后世的畫家對此圖評價極高。董其昌題識:“吾師乎,吾師乎,一丘五岳,都具是矣?!薄按司硪挥^,如詣寶所,虛往實歸,自謂一日清福,心脾俱暢?!薄罢\為藝林飛仙,迥出塵埃之外者也?!编u之麟題識謂:“知者論子久畫,書中之右軍(王羲之)也,圣矣。至若《富春山居圖》,筆端變化鼓舞,又右軍之《蘭亭》也,圣而神矣?!?/p>

      3富春山居圖賞析

      構圖和布局

      這件作品的不凡之處首先體現在構圖布局的章法和技巧上。富春江南起建德梅城,經過桐廬到富陽,在杭州注入錢塘江,沿途時而群山夾峙、灘多水險,時而丘低山遠、江寬流緩。古人稱贊說“天下佳山水,古今推富春”。面對百里山川,畫家并沒有刻板的照搬,也沒有意義羅列兩岸名勝古跡,而是則其要、刪其繁,“豎畫三寸,當千仞之高,橫墨數尺,體百里之迥”。隨著畫卷的展開,起首只見一座高崗,猶如文章的開門見山,繼而平坡沙渚、水波不興;再接層巒疊嶂,江水似乎不見但是有山澗溪流暗通消息,這一段山景是畫卷高潮做在,之后一路平緩,寂寥空闊,看去雖平淡,但是卻有著 “無聲勝有聲”的筆法。使簡略的景物蘊含連綿不絕之意,結尾處有事一座山嶺陡立,與卷首呼應。整幅作品中,起伏的山形成自然的段落,水勢貫穿始終,景物疏密有致、起承轉合、環環相扣引人入勝。畫中峰巒疊翠、松石挺秀、云山煙樹、沙汀村舍,畫中的峰巒曠野、叢林村舍、漁舟小橋,或雄渾蒼茫、或推潔飄逸,布局疏密有致,變幻無窮,都生動的展示了江南的優美風光,可謂景隨人遷,人隨景移,達到了步步可觀的藝術效果 。

      筆法和墨色

      富春山居圖賞析

      雖然黃公望出于董源、巨然一派,但是《富春山居圖》用筆利落,更簡約,更少概念化,因而也就更詳盡了表現了山水樹石的靈氣和神韻。畫中皴筆線條略長,平行交錯、亂而有序、條理清晰、線條疏松。筆法既有濕筆披麻皴,另施長短干筆皴擦。用墨或擦或染,濃淡相間、干濕有別,山水多以干枯的線條描繪,樹葉用濃墨、濕墨,顯得山淡樹濃,在披峰之間還用了近似米點的筆法。濃淡迷蒙的橫點,逞足筆力、唯情是求。更為難得的是,畫家在為山水傳神的同時,并未脫離山川形質,將客觀物象是自然狀態表現得恰如其分。整卷作品幾經簡約、空靈疏秀、墨色清潤、揮灑自如,堪稱展示山水畫筆墨意蘊的佳作,被后人譽為“畫中之蘭亭”。

      3《富春山居圖》價值幾何

      《富春山居圖》被譽為中國十大傳世名畫之一,是元代大畫家黃公望晚年的心血之作,至今已有600多年歷史。它用長卷的形式,描繪了富春江兩岸初秋的秀麗景色,把浩渺連綿的江南山水表現得淋漓盡致,達到了“山川渾厚,草木華滋”的境界,被譽為“畫中之蘭亭”。

      ,山水畫家方向說,《富春山居圖》是當今國畫家必臨摹的古畫?!八蛔u為中國山水畫長卷的‘第一神品’,我認為,在中國古代名畫中,它可以列入前五位?!狈较蛘f,,黃公望的《富春山居圖》是元代繪畫毋庸置疑的代表作,它開啟了中國后世文人畫的傳統?!霸?,知識分子不能科舉,心中壓抑,于是在繪畫中抒發胸臆,而不再像元代之前的宋畫那樣追求寫實,逐漸出現了文人畫的傳統,《富春山居圖》應算是鼻祖?!狈较蛘f。

      《富春山居圖》傳世的經歷更為坎坷,由此被賦予了特別的價值和意義,如今可以說是價值連城。

      4《富春山居圖》的歷史傳承

      幾度易手

      《富春山居圖》,高一尺余,長約二丈。此圖展現了富春江一帶景色:富春江兩岸峰巒坡石,似秋初景色,樹木蒼蒼,疏密有致地生于山間江畔,村落、平坡、亭臺、漁舟、小橋等散落其間。董其昌稱道,“展之得三丈許,應接不暇?!贝_給人咫尺千里之感。這樣的山水畫,無論布局、筆墨,還是以意使法的運用上,皆使觀者不能不嘆為觀止。正如惲南田所說,“所作平沙禿峰為之,極蒼莽之致?!倍洳€曾說,他在長安看這畫時,竟覺得“心脾俱暢”。

      《富春山居圖》的歷史傳承

      1350年黃公望將此圖題款送給無用上人?!陡淮荷骄訄D》便有了第一位藏主,從此開始了它在人世間600多年的坎坷歷程。此畫作成之初,無用上人就“顧慮有巧取豪奪者”。不幸被他言中,明成化年間沈周藏此圖時便遭遇“巧取”者。沈周請人在此圖上題字,卻被這人兒子藏匿而失。后來此圖又出現在市上高價出售,敦厚的沈周既難于計較又無力購買,只得背臨一卷以慰情思。之后又經樊舜、談志伊、董其昌、吳正志之手。

      清順治年間,吳氏子弟,宜興收藏家吳洪裕得之后更是珍愛之極。惲南田《甌香館畫跋》中記:吳洪裕于“國變時”置其家藏于不顧,惟獨隨身帶了《富春山居圖》和《智永法師千字文真跡》逃難。

      焚畫殉葬

      那是清順治七年(1650),江南宜興吳府,臥病在床的吳洪裕到了彌留之際,氣如游絲的他死死盯著枕頭邊的寶匣,家人明白了,老爺臨死前還念念不忘那幅心愛的山水畫。有人取出畫,展開在他面前,吳洪裕的眼角滾落出兩行渾濁的淚,半晌,才吃力地吐出一個字:燒。說完,慢慢閉上了眼睛。在場的人都驚呆了,老爺這是要焚畫殉葬呀!要被燒掉的畫就是國寶文物《富春山居圖》。 因為太珍愛此卷了,所以囑家人準備把它付之一炬“焚以為殉”用來殉葬。

      “先一日焚《千字文真跡》,自己親視其焚盡。翌日即焚《富春山居圖》,當祭酒以付火,到得火盛,洪裕便還臥內?!?/p>

      這幅在吳府里已經傳承了三代人,被吳家老少視為傳家寶的《富春山居圖》,在眾目睽睽之下被丟入火中,火苗一閃,畫被點燃了!

      就在國畫即將付之一炬的危急時刻,從人群里猛地竄出一個人,“疾趨焚所”,抓住火中的畫用力一甩,“起紅爐而出之”,愣是把畫搶救了出來,他就是吳洪裕的侄子,名字叫吳靜庵(字子文)。為了掩人耳目,他又往火中投入了另外一幅畫,用偷梁換柱的辦法,救出了《富春山居圖》。

      畫雖然被救下來了,卻在中間燒出幾個連珠洞,斷為一大一小兩段,此畫起首一段已燒去,所幸存者,也是火痕斑斑了。從此,稀世國寶《富春山居圖》一分為二。

      1652年,吳家子弟吳寄谷得到后,將此損卷燒焦部分細心揭下,重新接拼后居然正好有一山一水一丘一壑之景,幾乎看不出是經剪裁后拼接而成的,真乃天神相佑。于是,人們就把這一部分稱做《剩山圖》。而保留了原畫主體內容的另外一段,在裝裱時為掩蓋火燒痕跡,特意將原本位于畫尾的董其昌題跋切割下來放在畫首,這便是后來乾隆帝得到的《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 值此,原《富春山居圖》被分割成《富春山居圖·剩山圖》和《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長短兩部分,身首各異。

      臨摹版本

      其時,除了吳洪裕收藏的《富春山居圖》外,當時還有另一幅《富春山居圖》流傳在世。 那即是明朝畫家張宏《仿黃公望富春山居圖》。這幅畫是學術界公認的最接近原作的版本,現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

      《富春山居圖》的歷史傳承

      張宏,明代畫家,生于1577年,字君度,號鶴澗,江蘇蘇州人。他擅長山水畫,重視寫生,筆力峭拔,墨色濕潤,層巒疊嶂,丘壑深邃。畫石面皴染結合是他繪畫的特色。寫意人物,神情具視,構圖疏密得宜。張宏是明末吳門畫壇的中堅人物,吳中學者尊崇之。從張宏的《仿黃公望富春山居圖》中亦能看出他高超的畫技,筆墨疏朗,氣韻貫通。值得一提的是,張宏在臨仿黃公望的《富春山居圖》時,該圖還是完整的畫作,尚未被焚,所以后世將張宏這幅《仿黃公望富春山居圖》看作是研究黃公望《富春山居圖》的重要版本。[6]

      說到第三幅《富春山居圖》,就不能不提到明代著名書畫家沈周。

      沈周,明代畫家,生于1427年,字啟南,號石田翁,江蘇蘇州人。他在元明以來文人畫領域有承前啟后的作用。他書法師黃庭堅,繪畫造詣尤深,兼工山水、花鳥,也能畫人物,以山水和花鳥成就突出。 在繪畫方法上,沈周早年承受家學,兼師杜瓊。后來博取眾長,出入于宋元各家,主要繼承董源、巨然以及元四家黃公望、王蒙,吳鎮的水墨淺絳體系。 沈周的繪畫,技藝全面,功力渾樸,在師法宋元的基礎上有自己的創造,發展了文人水墨寫意山水、花鳥畫的表現技法,成為吳門畫派的領袖。所作山水畫,有的是描寫高山大川,表現傳統山水畫的三遠之景。而大多數作品則是描寫南方山水及園林景物,表現了當時文人生活的幽閑意趣。

      明成化年間,《富春山居圖》傳到沈周手里。自從得到這件寶貝,沈周就愛不釋手,把它掛在墻上,反復欣賞、臨摹,看著看著,就看出了點問題:畫上沒有名人題跋。一時的非分想法讓沈周沖昏了頭,他根本沒有想到,像這樣的珍寶藏都要藏在最隱蔽的地方,怎么能大張旗鼓地張揚呢?果不其然,當沈周把畫交給一位朋友題跋時,就出了事。那位朋友的兒子,見畫畫得這么好就產生了歹念,把畫偷偷賣掉,還愣說畫是被人偷了。

      一次偶然的機會,沈周在畫攤上見到了被賣掉的《富春山居圖》,興奮異常,連忙跑回家籌錢買畫。當他籌集到錢,返回畫攤時,畫已經被人買走了。沈周捶胸頓足,放聲大哭,可是后悔已經晚矣。千辛萬苦弄到手的《富春山居圖》,如今只剩下留在頭腦中的記憶了。沈周愣是憑借著記憶,背摹了一幅《富春山居圖》。

      被沈周丟失的真跡《富春山居圖》猶如石沉大海,在相當長的時間里沒有消息。后來,它又出現了,被明代大書畫家董其昌收藏。董其昌晚年又把它賣給了吳洪裕的爺爺吳正志。吳洪裕繼承了《富春山居圖》,這才出現了臨終留下焚畫殉葬的遺囑,吳子文火中救畫的一幕。由于黃公望的《富春山居圖》太出名了,明清畫家都爭相臨摹,除了沈周的那幅《富春山居圖》外,現在有籍可查的臨摹本還有十余幅。 這些都成為《富春山居圖》流傳在世的真假畫卷。

      《富春山居圖》較好的臨摹本中沈周所臨(現藏北京故宮博物院)因屬背臨,故董其昌認為“其肖似若過半”;張宏則是在吳問卿家中對著原圖臨摹,其形神更能接近原作(現藏北京故宮博物院)。此兩卷因其時原畫尚為完整,故十分寶貴。 鄒之麟及“虞山畫派”王翚的臨摹本,現已流傳海外。

      無用師卷與子明卷

      重新裝裱后的無用師卷雖然不是原畫全貌,但畫中清潤的筆墨、簡遠的意境得以保留。這幅開創了中國山水畫新風格的傳世巨作,1652年丹陽張范我轉手泰興季國是收藏,后歷經高士奇、王鴻緒、安岐諸人之手。輾轉經過多人收藏,最終被安岐買到。

      1745年,一幅《富春山居圖》被征入宮,乾隆皇帝見到后愛不釋手,把它珍藏在身邊,不時取出來欣賞,并且在6米長卷的留白處賦詩題詞,加蓋玉璽。沒想到,第二年,也就是1746年,他又得到了另外一幅《富春山居圖》。兩幅《富春山居圖》,一幅是真,一幅是假,可是兩幅畫實在是太像了,真假難分。

      其實,此前弘歷已經得到了那一卷《富春山居圖》,也就是那幅最著名的假《富春山居》,后世稱之為子明卷。子明卷是明末文人臨摹的《富春山居》無用師卷,后人為牟利,將原作者題款去掉,偽造了黃公望題款,并且還偽造了鄒之麟等人的題跋,這一切都把乾隆帝蒙騙了。事實上子明卷仿制的漏洞并不難發現。元代書畫上作者題款都是在繪畫內容之后,而子明卷卻將作者題款放在了畫面上方的空白處,這明顯不符合元代書畫的特點。但乾隆帝的書畫鑒賞水平,顯然并不足以看出這些漏洞。這卷后人仿造的《富春山居》子明卷不但被他視為珍寶時時帶在身邊,對此畫大加嘆賞,屢屢題贊,甚為喜歡,重要性就猶如伯箂蒔特對男人的重要性一樣。而且真跡無用師卷的出現,也沒讓他推翻自己的錯誤判斷。

      第二年,乾隆十一年的冬天,《富春山居》無用師卷來到了弘歷面前。他一邊堅定地宣布無用師卷是贗品,一邊又以不菲的價格將這幅所謂的贗品買下。理由是,這幅畫雖不是真跡,但畫得還不錯。為此他還特意請大臣來,在兩卷《富春山居圖》上題跋留念。來觀畫的大臣無一例外地歌頌了皇帝熱愛藝術、不拘泥真偽的廣闊胸懷,可誰也不敢點破:這幅畫它本來就是真跡。在梁詩正、沈德潛等大臣的附和下認定后者是贗品,編入《石渠寶笈》次等并命梁詩正書貶語于此本上。直到1816年胡敬等奉嘉慶帝編纂《石渠寶笈》三編,《富春山居圖》始得正名被編入,洗去塵冤。也有一說是:真畫進了宮,乾隆覺得特別沒面子,他在真畫上題字示偽,故意顛倒是非。

      不管乾隆帝的鑒定結論何等荒謬,安岐所藏的《富春山居》真跡確實從此進入宮廷。就在這座乾清宮里,它被靜靜地存放了近200年。 20世紀30年代(1933年),故宮重要文物南遷,萬余箱的珍貴文物分5批先運抵上海,后又運至南京。文物停放上海期間,徐邦達在庫房里看到了這兩幅真假《富春山居圖》,經過仔細考證,他發現乾隆御筆題說是假的那張,實際是真的,而乾隆題了很多字說是真的那張卻是假的,推翻了先人的定論,還它一個真實的面目。直到隨其他文物一起南遷。而今,這真偽兩卷《富春山居圖》都存放在臺北故宮博物院,共同見證著中國書畫收藏史上的一段笑談。

      《剩山圖》傳奇

      重新裝裱后的《剩山圖》,在康熙八年(1669年)讓與王廷賓,后來就輾轉于諸收藏家之手,長期湮沒無聞。至抗日戰爭時期,為近代畫家吳湖帆所得。畫家吳湖帆曾用古銅器商彝與人換得《剩山圖》殘卷,十分珍惜,從此自稱其居為“大癡富春山圖一角人家”。 當時在浙博供職的沙孟海得此消息,心情頗不平靜。他想,這件國寶在民間輾轉流傳,因受條件限制,保存不易,只有國家收藏,才是萬全之策。于是數次去上海與吳湖帆商洽。曉以大義。吳得此名畫,本無意轉讓。但沙先生并不灰心,仍不斷往來滬杭之間,又請出錢鏡塘、謝椎柳等名家從中周旋。吳湖帆被沙老的至誠之心感動,終于同意割愛。1956年,畫的前段來到浙江博物館 。成為浙江博物館“鎮館之寶”。

      黃公望極其注意層次感,前山后水的關系改變了傳統屏風式的排列,而是由近而遠的自然消失。并不夸張虛境和實境的對比,而是在虛實之間,用微妙的過渡層次加以渲染。畫中的樹木盡管未做細致的刻畫,但是不同樹木的質感和空間對比都表現的幾位充分,連座位點綴的草亭人物,也都描繪的生動嚴謹、筆力合適。畫面僅用水墨渲染,若明若暗的墨色,經過這位大師的巧妙處理,超越了隨類賦彩的傳統觀念,自然地籠罩在景物之上,化為一種明媚的氛圍,以清潤的筆墨、簡遠的意境,把浩渺連綿的江南山水表現得淋漓盡致,達到了"山川渾厚,草木華滋"的境界,令人產生親切之感,反映了黃公望對客觀外界和主觀感受的高度尊重。

      這樣的山水畫,無論布局、筆墨,還是以意使法的運用上,皆使觀者不能不嘆為觀止。正如惲南田所說,"所作平沙禿峰為之,極蒼莽之致。"

      清初畫家惲壽平在贊賞此圖時說,“凡數十峰,一封一狀,數百樹,藝樹一態,雄秀蒼茫,變化極矣”。這幅作品在元代文人中,的確是一幅從真善真水中提煉概括出來的杰作。

      歷史和將來

      此后的數百年間,歷代文人都珍視這幅畫。據記載,這幅被稱為精品中的精品的名作,轉手與不少收藏家之間,飽經滄桑,差一點被當成富人的殉葬品化為灰燼。從此,這幅圖卷就分成長短兩段。一段被稱做《剩山圖》,長約51.4厘米,另外一段稱做《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長636.9厘米。2010年3月14日上午的兩會新聞記者會上,溫家寶總理在回答臺灣記者提問時講了一個故事:"元朝有一位畫家叫黃公望,他畫了一幅著名的《富春山居圖》,79歲完成,完成之后不久就去世了。幾百年來,這幅畫輾轉流失,但現在我知道,一半放在杭州博物館(浙江省博物館在杭州市),一半放在臺北故宮博物院,我希望兩幅畫什么時候能合成一幅畫。畫是如此,人何以堪。"溫總理的話,充滿了對兩岸"血濃于水"同胞情誼的深情寄托。

      5《富春山居圖》相關紀念品

      同名郵票

      《富春山居圖》相關紀念品

      2010年,中國郵政集團公司已正式批復同意,將《富春山居圖》特種郵票首發式放在誕生地富陽舉行。據了解,富陽早在1985年就向國家郵政部門提出申請,要求發行《富春山居圖》郵票,之后又曾分別于1992年、1995年、2002年多次申請。2004年,經國家郵政局批準,以浙江省博物館收藏的《剩山圖》(《富春山居圖》前半卷)為藍本的“富春山居圖”個性化郵票曾在富陽首發。而此次發行的《富春山居圖》特種郵票以《富春山居圖》整幅畫卷為藍本,共6枚,全套面值9.30元,郵票規格為60×30毫米。

      在2010年3月20日的《富春山居圖》特種郵票首發式上,不僅有《富春山居圖》特種郵票(放大版)首發揭幕,來自大陸和臺灣的畫家也將再次揮毫共作《富春山居圖》,并力爭舉行“剩山圖”和“無用師卷”真跡到富陽圓合的邀約儀式。

      高仿合璧版

      鏈接:骨肉分離358年

      《富春山居圖》的老家在富陽。元代畫家黃公望79歲時,開始創作《富春山居圖》,終日奔波于富春江兩岸,身帶紙筆,遇到好景,隨時寫生。82歲時,畫作問世。

      1650年,《富春山居圖》到了江蘇宜興人吳洪裕手中,視畫如命的他臨終前決定,讓畫陪伴自己而去。侄兒吳靜庵將畫作從大火中救了出來:開頭的一部分被燒毀,剩下部分成了兩段。兩年后,兩部分被分別裝裱,從此骨肉分離358年。

      紀念《富春山居圖》成畫660年

      著名書法家劉藝先生親筆題跋珍貴發行

      為紀念《富春山居圖》成畫660年,經臺北故宮博物院首次以原作授權,中央文史研究館出品,三百年書畫老字號“榮寶齋”按原作1:1完美合璧。中央文史館館長袁行霈及歐陽中石、沈鵬、侯德昌、程毅中、傅熹年、舒乙六位國學泰斗在高仿合璧版《富春山居圖》上珍貴題識?!陡淮荷骄訄D》融匯古今名家的所有墨寶悉數保留,已成為當代書畫藏品中的曠世奇珍?!皹s寶齋”按1:1全卷高仿,筆墨的暈染,細若發絲的線條淋漓盡顯,確保書畫與真跡的精、氣、神、韻完美一致,具有極高的收藏價值。 著名書法家,中國書法家協會原副主席,現任中國書協顧問的劉藝先生見到首次合璧的《富春山居圖》時激動不已,即興提筆在卷首題跋“丹青國寶,山水合璧”,十分珍貴。劉藝先生真跡題跋版《富春山居圖》限量發行200套。

      故宮藝奇典藏版

      『故宮藝奇典藏』為臺北故宮博物院與artkey藝奇文創集團共同推出的數位真跡畫作品牌,旨在弘揚中華文化精髓,讓千古稀世書畫珍寶再現世人,彌補鑒賞家、收藏者以及投資客的往昔遺憾。臺北故宮博物院收藏了中國歷史上每個朝代最具代表性的書畫作品達5400多件,皆為國家瑰寶,通過『故宮藝奇典藏』數位真跡作品百分百復原原作,滿足藝術愛好者收藏書畫珍品的愿望。數位真跡DGA(Digital Genuine Artwork),為國際上高質量原作復制再現畫作之泛稱,以專利高科技手段進行與原作相同材質及等比例的復制,用肉眼幾乎看不出與原作的差異。DGA通過特殊處理,可保持畫面長久逼真色彩,產品經由特殊表面的防塵處理能直接擦拭。目前國際許多博物館如紐約大都會博物館、大英博物館在無法取得原作的情況下,均以DGA作為館藏作品典藏及展出。在臺北故宮博物院“黃公望與富春山居圖山水合璧特展之際”,故宮藝奇典藏版《富春山居圖》也在臺北故宮博物院商店及專營授權專柜受到眾多書畫愛好者的追捧

      純銀紀念磚

      《富春山居圖》相關紀念品

      2010年,正值《富春山居圖》成畫660周年之際,為重現稀世珍寶,重現“山水第一神圖”——《富春山居圖》傳世風采,中國聯合網絡通信有限公司特推出國寶《富春山居圖》純銀紀念磚,首次以純銀紀念磚的形式將國寶畫卷完美“合璧”,完整呈現在世人面前。

      2010年,正值《富春山居圖》成畫660周年,有感于國寶《富春山居圖》的傳奇經歷,童友明大師欣然接受邀請,半個世紀多的造幣經驗,一腔國寶情懷盡情釋放到這套國寶《富春山居圖》純銀紀念磚上。

      銅雕紀念卡

      2011年6月1日,當分藏兩岸的《富春山居圖》在臺北首次合璧展出之時,由中國工藝美術大師、“兩岸文化使者”朱炳仁先生設計創作的限量珍藏版《富春山居圖》銅雕藝術電話卡也在浙江杭州的“朱炳仁銅雕藝術博物館”內首發,朱炳仁大師現場簽售,吸引了眾多收藏愛好者的關注。

      這套銅雕電話卡以《富春山居圖》整幅畫卷為藍本,套卡采取八連張的形式,其中首枚為“剩山圖”,另7枚為“無用師卷”拼接組合。銅雕卡運用了刻銅藝術、鏤銅藝術將中國傳統文化內涵蘊意于銅片之上,再進行氧化色彩處理,使卡片具有強烈的立體感和藝術層次感。

      更多 > 熱門資訊

      更多 > 收藏那點事兒

      收藏鑒賞

      奈良美智的模仿者 哈維爾·卡勒
      奈良美智的模仿者 哈維爾·卡勒加作品價格屢創新高
      一個穿著紅色連衣裙的小女孩把一只手藏在她身旁,用一種略帶挑釁的神情盯著人…
      英氣溢面朱瞻基 熱愛書法繪畫的
      英氣溢面朱瞻基 熱愛書法繪畫的明代皇帝
      在中國歷史之上,許多皇帝都以高雅著稱,喜歡欣賞和收藏書法和繪畫,但真正有…
      APSMUSEUM舉辦秋季展覽 彩色玻
      APSMUSEUM舉辦秋季展覽 彩色玻璃窗陸家嘴首次開展
      2021年8月18日,APSMUSEUM與上海陸家嘴中心L+MALL聯合舉辦秋季展覽“彩色玻璃…
      K11藏品展上海開展 包括塩田千
      K11藏品展上海開展 包括塩田千春與徐道獲的作品
      盡管表現形式不同,但我們仍然可以在田千春和徐道霍的作品之中看到一些相似之…
      唐繼堯正面像擁護共和紀念庫平
      唐繼堯正面像擁護共和紀念庫平三錢六分銀幣鑒賞
      1918年唐繼堯正面像擁護共和紀念庫平三錢六分銀幣,Y-479.1/LM-863,輕薄淺灰…
      “藝術3.0——一山《數字江山圖
      “藝術3.0——一山《數字江山圖》展”在京展出
      6月10日,北京銀帝藝術館舉辦“藝術3.0——一山《數字江山圖》展”?!?/dd>
      武夷山貨幣文化券賞析
      武夷山貨幣文化券賞析
      武夷山紀念券是雙遺系列紀念券的龍頭品種。龍頭效應對價格有多大的影響,想來…
      盧氏觥-博物館級別重器
      盧氏觥-博物館級別重器
      盧氏觥結合了兩種動物的造型,其前端為一只臥虎,背部飾以立鸮。一器二獸的形…
      觥-殷商時期的青銅禮器
      觥-殷商時期的青銅禮器
      觥屬于高等級的盛酒禮器。其主人身份必為貴族,在《周禮·春官·司尊彝》中就…